世界经济形势及对我国影响

澳门新葡亰553311b 发布者:党政办公室发布时间:2013-09-20浏览次数:50

教学目的: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至今已有5年之久,各国绞尽脑汁开了不少应对药方,全球经济在吃了一些速效、中效、长效药后,如今情况到底如何呢?要引导学生全面分析世界经济形势,准确把握世界经济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深刻认识当前全球经济格局的新变化、新特点;通过解读国际经济环境对我国经济发展的影响,让大学生充分认识到中国的发展与世界紧密相关。

课程内容:1.当前世界经济总体发展形势

2.解读全球经济格局的新变化

3.深刻调整中的世界经济对我国的影响


世界经济形势及对我国影响

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  张宇燕

国家信息中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          牛  犁


2013年过半,各种经济数据纷至沓来,各个经济体的运转趋势也逐渐浮出水面。世界经济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已经挣扎了5年,目前处于什么样的态势?世界经济好转了吗?

一、当前状态:总体延续低迷

2013416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报告指出全球经济正在逐步复苏,并预测2013年全球经济将增长3.3%,这一数字低于之前1月份预测的3.5%。无独有偶,523日联合国年中更新版《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指出,世界经济面临的下行风险尚未完全消失,全球经济增长将继续保持低迷,预计增长2.3%,与年初的报告相比下调了0.1个百分点。IMF和联合国双双调低了经济增长预期r这表明全球经济彻底摆脱金融危机影响仍有待时曰总体上并没有明显好转但依然延续低迷的态势。为了较为全面地反映世界经济总体发展状况下面将从增长就业物价贸易和债务五个方面一一加以述评。

1.增长:全球经济复苏步履蹒跚

全球经济复苏步伐依然沉重经济增长速度仍显低迷。

先看发达经济体。增长趋势出现分化总体不容乐观。最近美国的经济状况相对好一些,一个原因是家庭的资产负债表在不断改善。本轮危机前,家庭的可支配收入中用于还贷款的比例是14%,到2013年第一季度降至10.4%.表明家庭的资产负债表有了比较明显的修复可以预见消费的增长应该是不错的,像2013年第季度消费增长了1.9%。投资增长也不错特别是住宅投资增长了11.7%.而且新房开工率在增加房价开始触底上涨。这些都是比较积极的信号。目前的问题在哪里呢?美国的主要问题是企业投资各种数据显示美国企业现在手里有上万亿美元的钱放着不投资,而且政府投资也开始下降。政府2013年开始自动减支2013年第一季度政府支出负增长0.7%,第二季度减支速度更快。整体来看,美欧日经济中,美国相对来讲还算不错,2012年经济增长率为2.2%2013年可能是2.0%左右。这是美国的情况。

欧洲的情况不那么乐观。2012年欧元区经济增长率为-0.6%. 2013年的情况相对好一些,但还是负增长,可能在-0.5%0之间。这和它的政府支出缩减有很大关系。政府支出不断压缩2012年是负增长0.2%2013年预计负增长0.4%。总体看欧洲经济没有什么亮点。

日本的情况争议比较大。这主要是因为安倍上台以后推行了所谓“安倍经济学”的政策,日本银行向经济体系注入大量流动性,投放大量货币,让市场不缺钱,目标是要把通货膨胀推到2%。在安倍经济学的刺激下,日元贬值了9%-10%,日本经济多年来是在负增长到0之间排徊。2013年第一季度变成4.1%了,股市也很不错,股市涨了大概20%。但安倍的政策最后导致什么样的结果,看法不一。有一种观点认为这是日本目前唯一能够做的,早就应该如此,下大力气把通货膨胀推起来,解决经济停滞问题。当然还有一些人批评得比较猛烈,比如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批评日本最不该搞量化宽松,因为现在日本的“僵尸企业”根本就没有竞争力,早就该把它们淘汰出局,让这些企业、银行或金融机构倒闭,同时进行结构改革,才是日本该做的事。但是日本反而没有这么做,而是继续注入流动性,让这些企业再活一段时间,最后的结果是更大规模的危机。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安倍经济学解决不了日本经济面临的深层次问题。企业竞争力问题、结构改革问题,这些都不是通过注入流动性就能解决的。

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经济情况,总体是保持双速增长与过去10年一直如此。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增速之差大概是4个百分点,并且比较稳定。这也说明今天的世界经济,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还是密切相关的。发达国家速度下降,受外需急剧下降以及国内经济调整的影响发展中国家也放缓了经济增长的步伐。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速近3年逐年下降分别为20107.4%20116.4%20125.1%。初步估计,2013年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是5.5%-6%的增速水平。在金砖国家中,印度2013年第一季度增速是5%左右,高于2012年第四季度的4.5%2013年全年增速应该在6%左右。但印度经济也存在很多问题,其中最主要的问题之一是通货膨胀。目前,印度的通货膨胀已GDP到了11%,财政赤字相对其他新兴经济体而言也是相当高的,国债与GDP之比为66%。这是一个长期问题。巴西、俄罗斯、南非的情况也不乐观,增长率全年大概也就是3%;南非201 3年第一季度只有2.5%,俄罗斯是2.3%。发展中国家的亮点是东盟,东盟国家这几年的经济情况都不错,2013年第一季度增速达到5.6%。全年很可能是6%

2.就业:发达国家失业率仍处高位

由于经济不景气和深层次的结构问题,失业问题仍是摆在西方发达经济体政府面前的重要课题之一。在美国,就业市场改进缓慢,劳动参与率创历史新低。如20128月美国有36.8万个劳动者放弃寻找工作,劳动参为63.5%,创下198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20134展美国失业率为7.5%,创20091月以来最低,5月略有上升,为7.6%。事实上,失业率的总体下降并非完全源于就业增加,其部分原因是因为较多人选择离开就业市场。如果剔除劳动参与率下降因素,5月美国的失业率应达到8%以上。

在欧洲,经济的衰退严重影响到劳动力市场。20134月欧元区失业率升至12.2%,是自1 995年有数据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但在欧元区内部,17个成员国之间存在巨大差异。根据欧洲的统一标准计算,奥地利和德国当月失业率分别只有4.9%5.4%,但葡萄牙的失业率却接近18%,而西班牙和希腊的失业率均超过25%。一些南欧国家税收的增加和财政支出的减少加剧了本已严重的经济衰退,导致失业率急剧上升。除非欧元区经济增速达到1.5%2%,否则欧洲就无法摆脱平均失业率达11%的尴尬纪录。

与欧美相比,日本的失业率长期以来处于较低水平,但相比以往,其就业形势较为严峻,青年失业问题尤为突出。20136月日本政府发布的2013年版《儿童与青年白皮书》显示,201215—34岁日本年轻人中的“啃老族”为63万人,占该年龄段整体青年人口的2.3%,创下了该项统计自1995年开始以来的历史最高纪录。

3.物价:通货膨胀总体水平低迷

总体来看,全球通货膨胀水平较上年明显回落,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通胀水平同步走低。20134IMF数据显示,2012年发达经济体CPI上涨2%,比上年下降0.7个百分点。

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的通胀水平总体上高于发达经济体,其中多数国家通胀压力有所缓解,但亦有部分国家通胀压力加大。IMF数据显示,2012年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CPI上涨5.9%,比上年下降1.3个百分点。分地区看,除中东和北非地区外,其他地区CPI增长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就国别来看,2012年俄罗斯、中国、巴西和印尼的CPI同比上涨分别降至5.1%2.7%5.4%4.3%,分别较上年下降3.32.71.21.1个百分点;而同期印度和南非的CPI同比上涨分别为9.3%5.7%,分别较上年上升0.40.7个百分点。

4.贸易:增速明显放缓争端频繁

与世界经济增速放缓趋势一致,全球贸易增长明显下降。2012年全球贸易增速为2.5%,低于此前20年平均水平的一半。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全球贸易量的增长低于全球经济增长步伐,这表明全球贸易面临的下行风险超过增长可能性。长期以来,全球贸易一直主要依赖欧洲、美国及日本三大市场。但目前三大经济体经济状况都欠佳,尤其是欧洲经济陷入衰退,对全球出口造成较大影响。在东亚地区,韩国、印尼、中国香港等经济体出口下降十分显著。比如,20126月印度尼西亚出口额同比下降16.4%,创近3年最大跌幅;20127月,韩国出口额同比下降8.8%,为20099月以来降幅最大的一次。此外,巴西、印度、俄罗斯的出口也都受到一定遏制。由于欧债危机阴霾不散,美国经济低速缓行,全球贸易下降实乃预料之中。

贸易增速的显著下滑与日益盛行的贸易保护主义不无相关。根据OECD和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发布的报告,201111月至20125月期间,二十国集团(G20)所采取的保护主义措施达124件,平均每月发生17.7件,同时贸易保护措施更加隐蔽,并趋于长期化。在采取的保护主义措施中,出口限制、出口补贴、进口限制、延迟通关手续等非关税措施日益增多。为此,WTO呼吁各国共同努力减少非关税措施中的贸易保护主义因素。

5.债务:发达经济体债台高筑

一说到债务,我们马上想到的是欧债危机。数据显示,发达经济体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逐年上升。2010年发达经济体政府债务占GDP比例为100%,2011年升至105%,2012年为110%,向二战高峰期的水平115%逼近。其中,2012年欧盟政府债务占GDP比例为87%

与欧债危机显著恶化相比,当前美国和日本则充当着主要避风港作用,其融资能力暂时稳定,但其偿债能力亦在沿着不可持续的道路发展。2010年,至2012年,美国政府债务占GDP比例由98%上升至107%,日本政府债务由216%上升至237%。可见,不仅仅是欧洲有问题,整个发达经济体的债务问题都很严峻,且短期内还很难得到解决。缓慢的经济增长、持续的预算赤字以及人口老龄化和金融部门风险犹存所带来的高额负债,极大地侵蚀了公共财政的可持续性。发达经济体由此面临维持短期经济增长和通过彻底的经济、财政与金融的结构性改革挤出债务泡沫的两难境地。

相对于发达经济体,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财政状况要好得多。2012年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财政赤字占GDP比例为1.7%。其中,巴西、印度、俄罗斯和南非财政赤字占GDP比例分别为-2.8%-8 .3%0.4%-4.8%。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政府债务占GDP比例为34.7%,远低于发达经济体的债务负担水平。其中,巴西、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南非政府债务占GDP比例分别为68.5%22.8%66.8%10.9%42.3%

二、深度调整:变化特点突出

当前的经济形势表明,国际金融危机已由“急症”转为“顽症”,演变成为二战后最为严重、漫长的经济危机。虽然全球经济复苏前景不容乐观,但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呈现出许多新的特点,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八个方面。

1.欧、美、日央行进一步量化宽松

20122月,欧洲央行实施了第二轮长期再融资操作,与第一轮一起,共计向欧元区银行提供了1.02万亿欧元的1%低息贷款。96日,欧洲央行推出没有规模和时间限制的直接货币交易计划,即欧洲央行可以决定开始、持续或者停止购买债券,对购入债券没有数量限制,但是会将购入的债券全部冲销掉。91 3日,美联储出台第三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即每月购买400亿美元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并且没有时间和总额限制。美联储同时宣布,将超低水平的联邦基金利率(O%0.2 5%)至少延至2015年中期。919日,日本央行宣布将资产购买规模增加10万亿日元,日本央行累积资产购买规模达到80万亿日元。1212日,美联储宣布了第四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每月采购450亿美元国债,加上第三轮量化宽松每月400亿美元的宽松额度,美联储每月资产采购额达到850亿美元,并用量化数据指标来明确超低利率期限。20131月,日本政府与日本银行确定实现物价上涨2%的目标,决定推行利用资产买入基金的“无限期购买资产方式”,从2014年开始无限期每月购买13万亿日元(约合1450亿美元)的资产,继续维持00.1%的实际零利率水平。短期来看,欧、美、日央行进一步释放流动性的措施缓解了金融市场和政府债务危机,并提振了投资者信心。但释放出的大量的流动性可能会导致国际资本的大规模流动、汇市和股市的震荡以及包括能源在内的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非自然上涨,并对世界经济的稳定与复苏带来不利影响。

2.欧债危机撮合欧洲财政合作

在欧元区,部分国家的主权债务和银行体系债务相互作用使欧元区债务危机进入了恶性循环,债务危机不断加剧和升级。希腊政治危机引发的退欧风波,直接影响了整个欧元区域行业,欧债危机从欧元区边缘国家蔓延至西班牙和意大利等核心国家,其中西班牙同时爆发银行业和国债危机。2012年是欧元区重债国的偿债高峰期,欧元区全年到期债务总额约1万亿欧元。尽管欧债危机给欧洲经济蒙上了阴影,但也为欧元区一体化进程的推进提供了契机。2012年,欧元区在财政、金融一体化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20121月,除英国和捷克以外的欧盟25国通过旨在加强财政纪律的“财政契约”草案。3月,25国正式签署草案,并启动批准程序。7月,欧元区各国财长正式签署成立欧洲稳定机制的协议,为请求救助的欧元区成员国提供金融援助。9月,欧盟委员会拟定了欧洲银行业联合监管体系的路线图,该提案在12月中旬的欧盟峰会上获得通过。10月,欧盟峰会就银行业单一监管机制问题达成一致。值得注意的是,长期再融资操作和直接货币交易等干预措施的出台,使欧洲央行朝着职能多样化和功能强化的道路迈进了一大步。

3.发达国家“日本化”特征日趋明显

近年来,日本经济社会发展呈现出诸多问题,概括起来,主要包括以下四个方面:一是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不断攀升,并且在中短期内难以显著下降。二是传统货币政策用尽,利率降至零或接近零利率时经济仍不见明显起色。只能通过非常规的货币政策来维持经济的增长,并且还是低速增长。三是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强。日本2012年老年人尿布的销售额首次超过婴儿尿布的销售额,这个指标很说明问题。欧洲也是人口老龄化,同时还有高失业率,这不是短期能够解决的,它对财政的拖累很大。美国的人口年龄结构相对年轻一些,主要是因为大量移民。2012年墨西哥向美国的移民是多少呢?净移民数为0。这个数字令人震惊。它一方面说明美国经济本身有一些问题,吸引力在下降;另一方面,这将意味着减缓美国人口老龄化的一个因素在消失。当前美国尽管年龄结构比欧洲和日本要年轻不少,但它有一个比较独特的问题,即战后婴儿潮一代开始退休,每天1万人,每年300多万人进入到领取退休金的队伍,未来连续多年都是这个数字。人口老龄化不仅仅是欧洲和日本的问题,也是美国的问题。四是各国的各主要党派在一些基本问题、基本政策上达不成共识,而且还互相掣肘。比如美国民主党要征税特别是对富人征税,但是共和党坚决反对。美国众议院是共和党控制的,90%的众议院共和党议员签署一个承诺,不同意征税。政治僵局就卡在这里。不仅美国有政治僵局,欧洲、日本也有。这四个方面问题同时并存,即是所谓的“日本化”特征。这一现象表明发达世界所面临的问题与困境具有一定的内在同一性,“日本化”特征或许将成为经济体制、经济结构和生产消费方式相近的社会中的系统性问题。这同时也某种程度上预示着美、欧、日等主要发达经济体进入了一个中长期低速增长通道。

4.亚洲经济一体化新路线图显露但受到政治掣肘

在亚洲经济一体化方面,除了“东盟+3”、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等原有进程外,出现了一些新的合作动向。这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其一,地区财金合作取得重大进展。20125月,东盟与中日韩(10+3)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就加强清迈倡议多边化危机应对能力达成共识:清迈倡议多边化资金规模扩大一倍至2400亿美元,且备方出资份额不变;与IMF贷款规划的脱钩比例从20%提高到30%,并延长救助资金使用期限;将现有危机解决机制命名为清迈倡议多边化稳定基金。其二,地区经贸合作迈出新的步伐。2012513日,中曰韩三国正式签署《关于促进、便利和保护投资的协定》,为中日韩自贸区建设提供了重要基础。三国领导人一致同意年内正式启动中日韩自由贸易区谈判。830日,在第15次东盟与中日韩经贸部长会议上,三国经贸部长就11月份启动中日韩自由贸易区谈判达成一致,进一步推动了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建设进程。但是,日韩、中日以及中国与部分东盟国家的政治与外交关系由于领土争端迅速降温,并对地区经济一体化的深入发展构成挑战。

5.贸易不平衡程度减弱

一段时期以来,关于全球贸易不平衡问题的讨论较为关注的是美国的贸易逆差和中国的贸易顺差。2006年美国的逆差达到了GDP6%,而中国的顺差在2007年达到GDP10%。贸易不平衡问题的凸显使人民币汇率成为双方争论的焦点。此后,中国的顺差占GDP比例逐年下降。IMF数据显示,2011年这一比例为2.8%2012年进一步下降至2.3%。一般认为,当一国的顺差或逆差占GDP比例不超过3%时,该国的汇率就达到了“基本均衡汇率”。与此同时,美国的逆差也保持改善势头,已从2006年的6%减少到2012年的3.1%。中美两大贸易失衡国失衡程度的减弱使汇率问题的关注度下降。

20127月,IMF完成与中国2012年“第四条款磋商”,并对中国的汇率制度改革和人民币升值的努力予以肯定。由于中国的顺差显著下降,人民币由“显著低估”转为“适度低估”。当然,这并不排除个别大国的政治家仍拿人民币汇率说事的可能。

6.大宗商品价格结束本轮增长

2012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受到经济增速放缓等因素的抑制,相比上年出现明显下降。从2012年上半年的全球大宗商品市场发展情况来看,价格总体呈现先扬后抑态势,第一季度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维持上涨势头,但从第二季度起显著下跌。仅5月份,美国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价格从4月末的105美元下跌至5月末的86美元,跌幅达到18.1%。同期,农产品和金属价格普遍走低,其中大豆、玉米、棉花和铜的价格分别下跌8.7%4%24%13%。与历史数据相比,如此短时间内大宗商品出现大幅下降非常少见。进入下半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形势依然是持续走低。2012年全年按美元计算的大宗商品价格指数同比下降8.6%。欧洲经济出现衰退、美日经济增速低缓以及新兴经济体增速下滑等成为大宗商品价格走低的重要因素。

7.全球治理进展不显著但有亮点

相比国际金融危机初期的全球经济政策协调与全球治理变革,当前全球治理领域未取得明显进展。作为全球治理的首要平台,G20峰会以及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又一次被欧债危机所“绑架”,因而未能给当前世界经济面临的主要问题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全球货币金融体系改革进展也十分缓慢。值得关注的是,全球治理仍呈现两大亮点。一是WTO扩员并在服务贸易自由化、政府采购和信息技术协定等具体领域取得新进展。俄罗斯正式成为WTO158个成员国。二是金砖国家探讨全球治理的新途径。2013年金砖国家峰会就完善全球经济治理达成新的共识,确定建立应急外汇储备库和新的开发银行。

8.主要国家领导层换届引发经济政策变化

在世界经济大事中,选举是最重要的主题之一。在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中,美国、法国和俄罗斯均进行大选,中国也进行了领导人换届。在发达国家深陷债务危机和面临财政紧缩、社会压力加剧,新兴经济体增速总体下滑、复苏乏力的背景下,选举政治对经济政策的影响表现日益突出。美国总统奥巴马连任后,面对当前国内经济形势,尽管短期内将继续实施刺激政策促进经济增长,但长期来看,将逐步转变为通过削减开支并上调针对富人的税率来削减政府赤字。法国总统奥朗德上台后,对内推出了涉及经济和社会等多个领域的经济改革计划,包括推进税制改革,通过税收调整实现财政平衡;增加就业岗位,保障和改善民生;振兴工业,扶持中小企业;严格监管金融行业;调整能源结构,促进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等。俄罗斯总统普京当选后确定了保持经济增长、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等优先发展议题,出台了一系列新的措施推进经济结构调整,全面打造多元“新经济”。中国的新领导人确立了推进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的长远目标,经济发展路径日益清晰。

三、我国发展:机遇挑战并存

当前,国际经济形势依然错综复杂、充满变数,世界经济低速增长态势仍将延续,各种形式的保护主义明显抬头,潜在通胀的压力较大,世界经济仍处在深度转型调整期。这一判断意味着,不论从短期,还是中长期来看,国际经济环境将对我国经济发展带来多方面的影响。

1.国际金融危机加快世界经济格局变迁,有助于我国话语权的提升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前,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日本和加拿大组成的G7,由于囊括了西方主要发达国家,在协调经济政策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不仅对发达国家,也对整个世界经济产生了重要影响。国际金融危机作为分水岭,G20取代G7,开始在协调全球应对金融危机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也就是说,以前,G7成员国的财政部长、中央银行行长们坐在一起就可以对全球经济“发号施令”,如今不行了,越来越多的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和发展中国家已经紧密地融入到全球国际分工链条当中。传统发达国家的经济地位在相对减弱,新的力量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越来越突出,没有这些力量的参与和支持,很多全球经济问题根本就解决不了。

在这种形势下,我国的地位、影响力和话语权不断提升,比如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重要机构的一些高级职务由中国人来担任;中国在世行的投票权从2.77%提高到4.42%,成为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的第三大股东。我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地位和发言权已有较大跃迁,基本实现了从被动到主动、从外围到核心、从配合讨论到参与决策的角色转变。

2.大宗产品价格走低有利于我国改革发展

近期,以黄金和石油为代表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固然有国际游资炒作、地缘政治风险以及美元指数变化等因素,但从基本面来看,刚需不足应该是最主要的原因。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尤其是新兴经济体增速普遍放缓,暂时告别了高增长期,面临着严重的产能过剩,积极进行结构调整。全球经济的低迷,必然造成大宗商品需求的下降,价格回落应该是迟早的事儿。由于我们是石油、铁矿石等主要大宗商品的进口大国,东西便宜了,我们进口开支节省了,企业的能源原材料成本随之降低。

过去几年,新兴经济体出现严重通胀,其中相当一部分是由于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引起的,当前价格下降也使过去饱受困扰的输入性通胀压力有所缓和。另外,长期以来,在粗放型的增长模式下,我国资源性产品的价格被压低,虽然在理顺资源性产品价格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改革没有到位。当前,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降低,国内的通胀也相对温和,为加紧推进这方面改革提供了较好的空间。

3.外需收缩和摩擦增多等因素直接冲击我国出口

世界经济复苏动力明显不足,国际机构一再下调经济增长预期,包括寄予厚望的美国经济,增速从1.9%下调到1.7%。一直以来,信用卡和与之伴随的借贷消费模式风靡美国,而金融危机则给美国民众的消费理念带来巨大冲击.3年内约有500万个美国家庭关闭了信用卡账户,再加上失业率居高不下,美国人还不敢大笔消费。欧洲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各国财政紧缩,如希腊,过去3年,经济萎缩了1/5民众生活水平下降了1/3。一半的年轻人没有工作。美欧是我国主要贸易伙伴+他们的日子难过了买我们的东西就少。以前我们出口增长一般都是每年20%多现在很难保持两位数,去年是7.9%.今年我国外贸进出口总额力争增长8%左右就不错了。

最关键的是,每当世界经济处于扩张期主要发达国家就会积极倡导自由贸易,而当世界经济处于低迷不振的时候主要发达国家就会祭出贸易保护的大旗。2012年,我国共遭遇21个国家发起的77起贸易救济调查,涉案金额277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1.6%369%。金融危机发生以来全球市场需求减弱竞争加剧各国贸易政策愈加“以自我为中心”,各种贸易投资壁垒明显增多。当前以及今后一个时期我国面临的贸易摩擦呈现常态化、复杂化趋势贸易摩擦将贯穿我国从贸易大国走向贸易强国的全过程,应对贸易摩擦将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

4.热钱大进大出加大我国金融风险

热钱,又称游资或叫投机性短期资本.是为追求最高报酬以最低风险而在国际金融市场上迅速流动的短期投机性资金。热钱为了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牟取暴利,它在国际市场上兴风作浪翻云覆雨,快速进出市场,制造狂热气氛然后在高价位时悄然出货套利而走掠夺巨额财富,甚至引发金融乃至经济危机。

现在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都在想方设法救助经济,推出量化宽松甚至超级量化宽松货币政策释放出的货币在全球大规模流动。今年以来,我国外汇储备一改2012年相对平稳的态势,出现急剧攀升,其背后有大量国际热钱流动的因素,特别是造成短期内人民币快速升值,给我国出口行业等带来巨大压力。201315月,我国有4000亿元左右来自于境外热钱流八。热钱主要为追逐利差、汇差人民币1年期存款利率达到3.5%,大大高于近乎零利率的美元,或购买银行的理财产品。热钱“有进就有出” ,近来对美国提前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预期逐渐增强,热钱开始撤退。这意味着投放到市场上的人民币规模相应减少,6月底所谓的“钱荒”,与这个有很大关系。热钱的快进快出,不仅造成较大金融风险,而且对我国货币政策调控造成了很大压力。热钱来时有>中击,走时也有风险。

5.全球贸易洗牌带来挑战

WTO的日程表中,多哈回合谈判始终是一项重要工作。但原定3年的谈判期限一拖再拖,如今已进入第12个年头,而且由于各方不愿妥协退让,多哈回合几乎成为“鸡肋”,谈判前景不被看好。

与多边谈判陷入僵局相比,区域经济合作蓬勃发展,双边谈判大有取代多边之势。奥巴马政府手上有两张牌,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已经打出,另一张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则箭在弦上。无论TPP,还是TTIP,其目的是重塑新的贸易规则,重掌国际贸易领导权,谈判排除的都是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其咄咄逼人之势溢于言表。现在有一种战略叫“ABC”,就是“Anyone but China”。这样对我们来说,在制定新的投资、贸易等规则的时候,我们无法参与,比较被动。欧美贸易标准的提高,促使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国家不得不进一步进行新一轮改革。

6.创新竞争力有被拉大的风险

金融危机后,为了重振本土工业,美欧等发达国家将“再工业化”作为重塑竞争优势的重要战略,推出了大力发展新兴产业、鼓励科技创新、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等政策和措施。然而,面对全球以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为核心的新一轮工业革命浪潮,我国创新能力不足,与欧美发达国家在高端技术领域的差距面临再次被拉大的风险。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积极吸引外商直接投资,外资带来了大量中低端技术,促进了我国技术进步。由于当前我国制造业的一些传统比较优势在丧失,比如,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劳动力成本呈显著上升趋势;随着房价的飙升和城市建设的大规模推进,土地成本大幅提高等等,一些跨国企业开始从我国回流到本土,或转战东南亚等地寻找更加低廉的劳动力市场,外资流入我国速度开始放缓,技术引进步伐也相应放慢。当然,现在我们已经掌握了中低端技术,需要更多的高端技术,而高端技术欧美国家从来都是严格封锁的,我们引进不了,迫切需要我们坚定不移地走自主创新之路。



延伸阅读篇目推荐:

《当前世界经济形势分析与展望》,陈文玲,《党委中心组学习》2013年第2期。

《新兴经济体面临的机遇与挑战》,李向阳,《求是》2013年第7期。

《世界经济复苏难度加大停滞风险增加》,伞锋等,《经济参考报》201356日。


链接资料

链接一:政策举措


1.一些发达经济体经济政策

刺激经济。为了促进经济复苏,发达经济体通过财政刺激、货币宽松和产业政策优惠等政策工具组合,给经济不断输入动力。美国出台了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优惠政策,比如小企业借贷基金、国家小企业信贷倡议,还出台《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以及实施无限量的量化宽松政策。欧盟2012年提前启动欧洲稳定机制,达成《实现能够促进就业的经济增长》,并推出长期再融资操作。德法等一些欧盟核心国家也出台了促进经济复苏的政策,比如法国曾出台为期2年、总额260亿欧元的经济刺激计划。

促进就业。失业问题、尤其是青年人失业问题,已经引起发达经济体关注。为了提振经济,尤其是提高较长时期没有回归健康状态的就业率,一些发达经济体开始反思产业空心化带来的负面影响,通过出台各种刺激政策促进本国企业回归母国,同时制定优惠政策促进实体经济发展,以提供更多就业岗位。美国实施了“选择美国”计划,欧盟实施了《实现能够促进就业的经济增长》、《青年人行动计划》、《青年在工作》等间接或直接促进就业政策。整顿财政。为了解决经济危机的结构性问题,主要发达经济体大都实施整顿财政纪律和削减财政支出政策,降低政府债务风险。欧盟主要国家都相继采取了力度不同的收缩公共领域支出、削减福利等政策,比如减少公务员、缩减医疗和养老支出,与此同时增加税收。欧盟还通过了约束成员国财政的“新财政协议”,要求成员国执行更严格的财政纪律,加强欧盟财政一体化。美国也启动“自动减赤”机制,缩减包括联邦政府支出、国内公共开支、国防支出等在内的政府开支。(摘自2013422日《学习时报》)

2.新兴经济体经济政策三轮方向性调整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与发达国家一直实施宽松经济政策不同,新兴经济体的经济政策先后经历了三轮方向性调整。第一轮是危机爆发之后,新兴经济体尾随发达国家的经济刺激措施,普遍扩大了财政支出,降低了利率,信贷投放规模迅速增长。这一做法对率先摆脱经济衰退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也刺激了其国内资产泡沫和通货膨胀。考虑到一些国家原有的资产泡沫并未随国际金融危机而减少,经济过热的压力更为明显。因而,从2011年开始,多数新兴经济体不得不进行第二轮宏观经济政策调整:从扩张转向紧缩的经济政策。内部的经济紧缩政策与外部的欧洲债务危机交织在一起,新兴经济体在尚未有效遏制通胀与资产泡沫的情况下,经济增速放慢。这迫使其进行第三轮经济政策调整:从紧缩转向有选择的经济扩张。近来,美日欧同时实施量化宽松政策,货币战的风险加大,新兴经济体宏观经济政策又将面临新的调整压力。这种频繁的被动政策调整凸显了新兴经济体还远不能实现与发达国家经济“脱钩”;更重要的是,国际金融危机留下的后遗症已成为经济增长的障碍。 (摘自2013年第7期《求是》)

链接二:观点声音

1.联合国副秘书长吴红波:摆脱世界经济危机需解决3大问题

首先,如何解决金融监管问题。金融危机发生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缺乏金融监管。从目前来看,美国正竭尽全力避免陷入财政悬崖,经过欧元区国家努力欧盟经济局势没有恶化,日本采取的一些新金融政策也取得了一定效果,但这些都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世界经济要真正复苏,就需要建立公正的世界金融秩序,需要对金融机构进行有效监管。

其次,如何处理好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之间的关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人们认为实体经济不再重要,认为发展金融衍生工具才是生财之道。现在看来这是错误的观点。有些国家虽然通过采取某些金融政策可以暂时脱离危险,但效果不会持久,而且还可能殃及其他国家。

第三,如何处理好财政紧缩和经济刺激的关系。面对经济危机实行财政紧缩政策是必要的,但紧缩过度会打击消费,使经济增长缺乏动力,所以要处理好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摘自2013524日新华网)

2.中国社科院亚太研究所所长李向阳:世界经济复苏进程趋于多元化

目前美日欧三大经济体正趋于走上不同的复苏进程:美国的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都较为稳健;日本因实施“安倍经济学”,虚拟经济开始回升,但能否拉动实体经济还是未知数;欧元区尚未摆脱主权债务危机,无论是虚拟经济还是实体经济都尚未展现复苏迹象。

展望世界经济复苏前景,首先需要判断我们所处经济周期的阶段。如果说国际金融危机在爆发后的最初3年表现为私人债务危机的话,那么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金融危机已经进入主权债务危机阶段,这是各国政府大规模干预的结果。因而,世界经济复苏的前景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发达国家应对主权债务问题的措施。迄今为止,美日欧先后推出程度不同的量化宽松政策: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时间最长,规模最大;日本的量化宽松政策推出时间晚于美国,但规模甚至超过美国;欧元区在量化宽松政策方面最为保守,这主要受制于德国的政策理念。

如果说发达国家经济的难题在财政领域,那么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难题则集中在金融领域。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的经济增速放缓看起来主要是受到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冲击,但实际上可能是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发展阶段的转折。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前的10年是新兴市场国家增长的黄金时期。这一方面源于良好的外部增长环境,更重要的是这种高速增长建立在大规模信贷投放基础之上。而在危机阶段,不同于发达国家,其金融泡沫没有得到有效释

放。由此形成了目前经济政策选择的两难境地:面对外部负面冲击,国内经

济增速放慢,却因担心通胀而不能实施大规模经济扩张政策。(摘自2013424日《人民日报》)

3.国家信息中心:世界经济风险因素不断积聚

一是“紧缩一衰退”循环难以打破,短期内欧洲经济复苏希望渺茫。种种迹象表明,欧洲紧缩政策可能将达到极限。由于缺乏刺激经济增长措施,欧元区正面临长期经济停滞困境。在“财政紧缩一经济衰退—债务负担加重”的循环未被打破的情况下,政府与居民支出萎缩,企业投资意愿下降,政府债务率削减难度也大大提高。

二是长期通货紧缩顽疾难解,日本“休克疗法”将带来新冲击。虽然日本央行采取了更大力度的资产购买计划,但并未带来较强的通胀预期,日本央行要想撬动通胀任重而道远。日本央行的“休克疗法”将迫使央行在未来购买更多的资产、甚至包括股票和国外债券。这将促使投资者大幅度抛售日元、追逐海外资产,从而加剧日元贬值势头。

三是美国经济复苏尚未步入正轨,财政削减将影响后续增长。从经济周期的角度看,美国的就业、企业投资和工业生产等指标并未恢复到潜在水平。美国已经进入实质性的“财政紧缩期”,减赤的成本将被长期分摊。从中长期看,美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仍来自于政府支出的持续削减,其对经济增长的拖累正在逐步显现。

四是新兴经济体陷入增长疲软期,未来将面临结构性风险挑战。新兴经济体仍受外部经济环境疲软的打击,普遍面临出口低迷和政策瓶颈的挑战。

五是新老风险叠加,全球金融市场的不稳定性依然较大。随着近期黄金、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与美元转强,新兴经济体承受着较大的压力,可能出现国际资本回流并导致资产泡沫破灭。与此同时,西方发达国家债务危机长期化趋势特征明显。全球金融危机“旧风险”以及近期突发的“新风险”相互叠加,将对全球金融稳定构成持续性威胁。  (摘自201356日《经济参考报》)

4.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王冒刚:五方面应对日本量化宽松政策

第一,不可过于轻视日本的实力和国际影响力。尽管日本政府债台高筑,国债规模已经超过GDP总量的2.6倍,但其外债仅占6%左右。同时,日本持有253万亿日元(约合3.19万亿美元)的海外资产,仍为世界最大债权国,且日本海外企业的销售额足以替代其国内出口,不仅发挥着长久沉实的经济效益,而且对国际经济(尤其是东南亚经济)有着重要影响力。因此,不应一味唱空日本经济,而须谨慎应对。

第二,密切关注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的走向。日本的政策总是看着美国的脸色行事,日本超级量化宽松政策实施亦是如此。正是这一政策非但不会影响到美国利益,反而对新兴市场的发展形成一定的抑制作用,使新兴经济体面临更大的输入性通胀压力,有利于美国经济复苏。因此,判断日本的超级量化宽松政策的进程,需要密切关注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的走向。

第三,积极推进外汇管理体制机制的改革深化。日元贬值可能迫使经济同样低迷不振的欧元区实施进一步量化宽松政策,在增大我国输入性压力的同时,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我国的出口竞争力。我国应通过汇率自身的波动扩大,来弱化国际投机资本对我国经济和金融运行的冲击。

第四,加快调整产业结构的脚步。日本是我国第五大贸易伙伴,电子制造、汽车、软件外包、家电等行业与日本保持着密切的贸易和技术往来,以日元作为结算方式的企业不在少数。因此,我国应加快调整产业结构和产品升级,以此推进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规避汇率风险。

第五,加强国际协调。我国应进一步推动与东南亚、欧盟、非洲国家、其他金砖国家等的经济合作,同时加强与各新兴经济体的协调,呼吁储备货币发行国考虑其货币政策的外溢效应,加强货币纪律。  (摘自201367日《中国证券报》)

5.光明日报记者谢宗睿:“安倍经济学”空头支票多

今年年初,安倍政权便迫不及待地推出了大规模的货币宽松政策,由此拉开了“安倍经济学’’的序幕。随后,日元自由落体式的贬值和日本股市火箭式的暴涨,让人们一度相信“安倍经济学”能够成为拯救日本经济的灵丹妙药。但自进入5月以来,日元暴跌和日股疯涨的势头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过山车式的大起大落。日本媒体恍然大悟地哀叹,“安倍经济学”的第一支箭很有可能已经沦为海外对冲基金和国际投机资本家手中的“玩物”。不幸的是,被拴在这支箭上的是日本经济的未来和日本国民的福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